小升初面谈老师的一天

  • 小升初面谈老师的一天已关闭评论
  • 450
  • A+
所属分类:面谈
秋季班报名

(一)

月考刚结束,卷子还没完全改出来,学校已经开始组织小升初面谈的相关培训了。

周四下午,接到QQ群开会的通知,立刻扔下手中的卷子,马不停蹄的跑向会议室,听教学处杨主任严肃紧张的叮咛。流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会议室现场摆桌子,请经验丰富的老师当场演练。之后,又组织老师分批进到教室里,由年级组织了部分学生让所有老师再次根据题单上的问题开始十分钟的模拟面谈来找感觉。

周五下午,接教育局通知,全体学生放假,老师们第三次接受面谈培训并实地模拟演练。两点钟开始,先是两个小时的会议精神学习,之后进入班级布置考场,接下来所有老师再次和不同层次的学生模拟面谈,所有流程走完已经是六点了。

而这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周六这天的正式面谈。

周六一早五点半,不等闹铃响起,我已睡不踏实,索性起来洗漱,完成一些准备工作。六点四十到校门口时,学校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线外拥着数层家长们,年龄不同,但表情都很凝重。线内,是学校的大小领导,已经把来面试的学生组织站好了队,粗看去,也有好几百人。陆陆续续到的老师们在值班室门口有序签到,领工牌。我拿着工牌跑到办公室换好工装,又扎起高马尾,毕竟,要让来面谈的孩子感受到我们逸翠园学校老师的精气神啊!

七点,全体老师在阅览室集合。略显焦虑的杜校长几次打断杨主任的话,强调具体流程和中间遇到突发情况时该如何解决。待外校的督察员和教育局督查到位后,大家次序开始抽取试题、考场。每个考场都配备了一位主评两位副评和一位计时计分员及一位外校督察员。

一切就绪,我们同一考场的五人齐整上楼,走向这一刻会决定着一批孩子命运的阵地。

(二)

今天的面谈总共四场,上下午各两场。我们学校今年计划招生700人,但学区业主已占了518个名额,占比高达74%。电脑随机摇号仅中280人(包含部分未占学位的业主)。剩下56个名额,就要通过今天十六个考场从四五百号人里筛选出来。

坐在评委席上,我觉得心情复杂极了。孟子曾说:愿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作为老师,最大的期待就是自己的学生聪慧多才,一点就通,师生共鸣犹如琴瑟相和。但是现实的语文教学里,面对基础薄弱和习惯较差的学生,老师每天在最简单的生字生词和诗文背诵上会花费大量精力,比如《爱莲说》默写中,一个”牡丹“的”牡“学生就有好几种写法。长久纠缠于此,老师的教学激情和能力也会受影响。当然,教师的职业素养又要求老师从心底接受所有的孩子,无论好差,即”有教无类“。

”当当当……“门被敲响了,第一个孩子已经来了。我们五人不约而同坐直了身子,微笑着迎向他。”老师好“,在进门三步后,他彬彬有礼的鞠躬,拉椅子,落座,双手自然叠加放在桌子上,目光平静看向我们。”不错,虽然一看就是被培训机构严密培训过的,但是心理素质很好“,我在心里默默说道。”同学你好,欢迎来到XXX学校参加面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面试题分别从”品德修养、学习习惯、身心发展、团队合作、艺术素养和创新实践“六个方面展开,不同学校根据自己的学校特色和办学理念有自己的试题库。每一场面谈开始前,主评考官会抽取本场试题。满分180分。在十分钟的面试里,第一个孩子沉着冷静,阅读面广,有自己的科技创新作品,在数学题的回答中使用了物理学相关知识,并且英语口语流畅,还有自己的擅长乐器。才六年级的孩子真的让人刮目相待啊!最终获得172分。但是客观说,这么优秀的孩子放在第一个很吃亏,因为我们也不确定他在整体面试中处于什么水平。其实总分如果高于175分,那被录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个成绩能否被录取,可能真的要靠运气了。

第二个进来的是个女孩子。进来时,怯怯的眼神,无处安放的双手,以及略微抖动的双腿让大家都有点心疼。提问的老师声音放得更轻了,微笑也更加自然。可是孩子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还是出现了思维凌乱、语言表达断续的情况。最终拿着165分的成绩黯然离开。

第一场面谈一共十个孩子,从八点到十点半,平均每个孩子十五分钟,但是总体感觉还是第一个男孩更突出。好几个孩子,似乎不明白这场面谈对他意味着什么,整个过程都比较拘谨,并且个人能力也有欠缺,或者是语文阅读量太小;或者是阅读的太浅层次;或者是不具备简单英语口语交流的能力;或者是欠缺艺术素养和创新思维。可是他们在成绩单上签完名字即将离开时,整张脸立刻鲜活了起来,仿佛一只小鸟脱离了桎梏。他们的父母,甚至还有爷爷奶奶,此刻还在校门外,焦急的徘徊着……

接下来的三场面谈,孩子们的水平仍然如上午一样参差不齐。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孩长相普通,表情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淡然。她数学思维敏捷,语文知识广泛,并且英语口语也很棒。        ”你最感兴趣的学科是什么,你对这门学科有什么规划吗?“        ”我希望我的英语可以学得更好一点。我记得有一期《朗读者》,其中蒋力阿姨率领助手到阿富汗给当地难民孕妇接生的情节很打动我,我希望以后可以如蒋力阿姨一样成为一个医生跨越国度给更多的人帮助。“        ”你是希望做一个无国籍的志愿者吗?你记得那一期《朗读者》中他们朗读的诗歌叫什么名字吗?“        ”《答案啊,就在风中飘》!“        不能不说,我当时被这个孩子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才十二岁的孩子,已经具有悲悯情怀和人道主义精神,她普通的面庞在那一刻熠熠生辉。我也打出了175的高分。

另一个孩子是今天面试的最后一位。她从进来就用手掐着自己的胳膊,我于心不忍,提醒她深呼吸,放松。但是孩子把手放到桌子下面又开始掐自己的腿,全程说话颤抖不已,左脸部抽搐以至于我都怀疑她是否得过小儿麻痹症。断断续续终于把十分钟的面试熬完。在我们核算平均分时,孩子好像突然醒来了,站起来拢着双手祈求说:老师们,把分打高一点吧,求你们了,真的高一点吧。孩子的左脸似乎抽搐得更厉害了,眼神里忧愁的光如一条绳子捆绑着我,让我觉得不能呼吸。她不知道,其实我们的分数已经打完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些话主观加分。

最后一个孩子,离场最让人难受。

想起昨天下午安排班里学生布置考场时,几个孩子的谈话。那几个孩子都是学校旁边小区的,属于业主。甲感叹,”幸好我爸明智,早几年买了咱们学校的学区房,不然,我都没学上了。“”对对对“,乙附和说:”看今年这架势,录取比例这么低,我肯定过不了面试关。“他们住的学区房现在已分别是两万和三万以上一平的房价了,早几年也在一万以上一平。

一天的面试,神经的紧张和久坐不动让我觉得疲惫不堪。但是想到孩子们瘦小的身躯和迷茫紧张的双眼,更觉心碎。他们,本应该享受国家的义务教育权利,可是从家人到孩子都渴望进入更好的教育环境,决定离开自己公办学校的学区来参加民办学校的面试,摇号的失败更让他们在这次面试上孤注一掷。十比一的录取比例,到底有几人可以真正胜出?

书生莫议政策。从学区房到摇号再到面谈,还是有太多的孩子黯然离场。我无法想象这些面谈失败的孩子该如何面对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型失败。我也相信教育局在努力解决这个困境和怪圈。网络上喷子频出,骂政府,骂学校,骂啥的都有,所有的负能量体现出人们对民办学校高额学费的焦虑对孩子未来的焦虑对现状的无能为力。一切都不合理,一切都发生了。

疲惫又心酸的一天。我,期待遇到更好的学生,如果没有,我也会问心无愧地教好自己的学生。毕竟,每个人做好自己该做的,世界会因此略有不同。

weinxin
咨询微信
秋季班报名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