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应警惕一刀切运动式执法及提升治理标准化的建议

报名

近年来,随着教育科技的迅猛发展、教育理念的不断更新,以及学生和家长不断增长的个性化教育需求,教育培训行业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强劲势头。

课外培训作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一方面,整个行业的发展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另一方面,因为相应的制度及规范没有跟上,过快的发展也导致了行业乱象丛生,各类机构无序竞争,品质良莠不齐。

2018年2月22日,国家四部委颁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自此,校外培训机构规范整顿的序幕正式拉开。

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应警惕一刀切运动式执法及提升治理标准化的建议

以西安市为例,2018年2月26日西安市教育局等六部门紧急出台文件,积极响应教育部的整治方针。经过两个多月以来如火如荼的执法行动,西安市各城区均有多家机构被关停。对于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夸大虚假招生宣传、以追求利润为唯一目的泯灭教育良知的黑作坊式机构,此次治理行动不仅大快人心,而且深得民心。

但是,对于那些以教育培训为终生奋斗事业、兢兢业业潜心教育却暂无力获得办学许可的机构创业者而言,对于千千万万踏实从教、爱生如子的机构从业者而言,对于将孩子的未来和家庭的命运寄托在课外培训的家长而言,教育主管等行政部门“一刀切的运动式执法”也衍生出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另外,各区县在规范整顿的过程中执法依据的标准不统一,而且执法的力度也不尽相同,都对本次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带来了负面影响,值得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一、主要存在问题

(一)一刀切的运动式执法衍生出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1、学生与家长层面:

此次新政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减负”的口号年年在喊,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自实施之日起,各种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就不绝于耳。减负好不好,日本的宽松教育已经有很好的案例,不过此时我们不讨论应不应该减负,相信国家出台政策的出发点仍然是好的,但我们总得要看看家长愿不愿意“被减负”。

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应警惕一刀切运动式执法及提升治理标准化的建议

一方面,相关执法部门权利加身,大刀阔斧搞治理,使得一批批机构纷纷中招,不得已关停。另一方面,因为高考的指挥棒没有变,现实的竞争压力仍然存在,学生和家长不得已发出心底最真实的声音,比如:《教育部,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你减你的负,我只想上清华》、《减负,正在阻断你进入上层社会唯一的路》等等,诸如此类的文章在网络上随处可见,而且得到相当的民意支持。

现实情况是,对于广大家长而言,孩子考高分上名校已经成为了成功人生、幸福家庭的标配。鉴于学校有限的教育资源和服务水平,单纯的学校教育已经无法满足学生日益增长的个性化发展需求,再者,家长也有较大的社会生存压力,好多家长也难以抽出充足的时间来专门抓孩子的学习,而且,即使家长们有辅导孩子的心力,也未必拥有辅导孩子学习的能力。

因此,家长为孩子选择合适的课外补习已经成为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课外培训机构与学校教育相比,教学更有特色,服务更加周到,个性化辅导也更容易实现。

长期以来,家长已经通过自己的方式有了自身的辨别与选择,突然关停一些学生和家长认可的且正在补习的靠谱机构,对于广大的学生和家长而言,会严重影响到他们的现实需求和实际利益。

2、机构层面:

近几年,因为就业压力剧增,国家积极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只要你想干,有梦想,就可以开个小店,国家对小微企业的发展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给予扶持。当然,对于培训机构,适当提高一定的门槛也是应该的。

在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蓬勃发展的今天,一批又一批富有教育情怀、一心致力于教育事业的年轻创业者将他们的满腔热情和身家财产投入进来,一来为这个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推动了行业的发展;二来越来越多专业能力过硬的高素质人才投身其中,也势必能促进行业内部优化竞争,形成更加良性的行业生态环境。

任何一家机构在创办之初,其创始人都是冲着名正言顺、合法合规的正规机构去的,对于富有教育情怀、致力于教育事业的机构创业者而言无一例外。

但是,还是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诞生了一批没证的办学机构,究其根源,不外乎主要有以下两点:一是创业者刚开始资金实力不足或心存侥幸心理;二是教育主管部门监管不力,缺乏前期的政策宣传和规范引导。现实情况是,教育局规定的各项办学许可要求对创业者来说的确有些偏高,刚开始确实很难满足,即使基本满足了各项办学许可要求,也很难获得教育主管部门的批准,“办证难”是培训机构创业者的普遍感受。

过去对于培训机构不怎么管,放任其发展,如同电视问政嘉宾:“过去几年你们都干啥去了?”现在突然出台史上最严政策,对培训机构严加整顿,不符合办学许可要求的机构就直接关停,缺少一个逐步引导规范的过程,难保有的机构不会采取过激的行为,甚至有逼迫机构创业者跑路的可能,容易引发恶性社会问题。而且,由此引发的行业信任危机,又将会引发其他一系列的不良连锁反应。

3、机构从业者层面:

当下,课外教培行业的发展解决了大量的师范毕业生就业问题,每年有相当数量的师范毕业生进入到教育培训行业,一是因为全日制学校每年解决的毕业生非常有限,另一方面也有学生认为教育培训机构管理更为灵活,更能使其得到锻炼和成长,以实现自身价值。

还有,对于心怀教师梦想的非师范毕业生来说,教育培训机构也是他们展示自身才华和实现人生梦想的最佳舞台。在培训机构,只要你足够优秀,教的好,学生喜欢,就可以做一个好老师,不需要太多的条条框框。

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应警惕一刀切运动式执法及提升治理标准化的建议

这样,在教育培训机构出现了大量专业功底扎实、服务意识超强、教学能力突出的教育从业人员,而且这里许多老师甚至比公办学校的老师更有职业素养和服务精神,因为他们很清楚,没有学生和家长的认可,就没有他们存在的价值。对于这支数量庞大的教培业从业人员而言,盲目的治理会影响到他们的就业和生存状况。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会对这批教育从业者的心理产生严重影响,从而不利于行业发展与社会和谐。

(二)各区县执法标准不一的问题

1、执法依照标准不统一

据悉,西安市各区县在办学许可的申办条件上不尽相同,西安城六区与周边区县标准不同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应该有所差别,但同属城六区,其办学许可的申办条件不同就令人费解了,仅一条街道相隔,机构创业者便遭受两种待遇,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举例来说,雁塔区教育局对办学场地面积的规定是600平方米,而碑林区却是300平方米,还有对楼层的要求也不一样,诸如此类,无论是对负责本次培训机构整体治理的西安市教育局,还是对在各城区都有校区的机构创业者而言,都会造成一种尴尬的局面。

城六区作为西安市城区的核心组成部分,如果连执法口径都不一样,肯定会造成执法结果迥异,那么如何保证执法的公正与公平呢?其执法行动又如何堵住悠悠众口,而达到让机构信服、百姓满意呢?

2、执法力度不尽相同

在本次对培训机构的治理过程中,同城各区县的治理情况完全不一样,除了其依据的执法标准不统一外,其执法力度也不尽相同,这反映了教育局相关主管领导对政策的理解把握和行事风格的不同。

第一阶段的摸查和治理之后,很多机构被曝光,多家机构被关停,而依据教培业机构负责人反映的信息来看,本次治理行动新城区和临潼区对政策的把握和执法的力度较为适当,有关部门在治理的过程中,对于基本符合要求的机构积极指导其规范并完善相关条件,引导并帮助机构依法依规办理证照,对于不符合要求的机构,积极宣传政策,给一定的时间整改,对硬件条件确实不达标的机构要求其妥善处理善后事宜,这种做法自然人性化很多。

同比之下,其他城区就没有如此幸运了,个别区县除了对不符合要求的无证机构直接下达关停通知外,还强迫机构负责人与关停通知一并拍照,事后还要美图秀秀并大肆宣传其政绩。同一城区执法力度不一,导致民怨很大,值得引起相关部门重视。

二、存在问题的原因

1、“一刀切的运动式执法”主要反映了新政当前相关部门急于体现“有所作为”

西安的教育备受诟病,一年多没有局长,小升初政策旧政已破新政难产,刚开年国家四部委就下发整治文件,更重要的是,西安市教育局要面临西安市民的拷问--电视问政,问政前时间又相当紧迫,民办名校“难啃”,培训机构“好治”,相关部门急于体现“有所作为”,培训机构难免被“粗放式治疗”。

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应警惕一刀切运动式执法及提升治理标准化的建议

教培行业历经多年的发展,如今已进入一个多元化飞速发展的时期,西安市有关部门一直未能制定出相匹配的管理办法和监管机制。去年,国家修改了《民促法》,细读其内容,可以看出主要是针对民办全日制学校的,教育局也主要参照《民促法》来管理民办课外培训机构,到现在为止,没有出台专门针对民办课外培训机构的统一的管理办法,相对这一点,上海市的做法就值得借鉴。

当前,随着教培行业的迅猛发展,新事物、新现象层出不穷,虽然公务政务管理体系也随之不断发展,但从某种程度而言,其发展速度远远赶不上教培行业的发展速度。

就拿各区的主管职能部门来说,基本上都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业务划分到职成科或者成教办,即主要管理职业和成人教育方向的科室。早年,课外培训机构少,业务划分到这个科室管理也情有可原。

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的蓬勃发展,再由职称科来管理也许就力不从心了,再者说,一个科室就几个科员,如果仅仅让数量有限的几名教育行政工作人员来负责管理辖区不断发展壮大的教培机构,这也确实是为难他们了。

还有,这些教育行政工作人员,他们不是教培行业出身,具体行业的发展无法感同身受并透彻了解,制定相关政策需要长时间的反复调研,这样势必会造成政策难产,另外,管理仅靠行政职能,要么管不到位,要么被管死。

2、“各区县执法标准不一的问题”主要是缺少一个统一的管理

《民促法》把办学许可的审批权下放到各区县确实方便了市民办事,提高了行政效率,也有利于各城区根据自身情况充分自治,但各城区缺乏统一的管理和协调,导致发展水平相当的主城区各区的办学许可申办条件相去甚远,显然是各自为政、自说自话的结果。

各城区教育局各有各的依据,各有各的标准,执起法来自然就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即使有理有据,但这种理据自然大打折扣,在被执法者的心中没有足够的信服力。同一条街道相隔,因为所属城区不同其执法标准不一致,不利于整体治理行动的开展,也不利于对培训机构的依法规范和有效监管。

三、建议

1、有关部门应尽快建立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统一管理办法

新的《民促法》只提出指导性要求,具体管理办法各地自行制定,其中上海市积极发挥大城市的模范带头作用,其做法就值得借鉴,2017年年底,《上海市民办培训机构设置标准》、《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以及《上海市非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简称“一标准两办法”)正式出台,并于2018年1月1日正式实施,以此加强对校外民办培训机构的统一规范和管理。

其中,《上海市民办培训机构设置标准》的第十一条关于“办学场所和设施设备”的第一点“场地面积要求”中就明确规定:“民办培训机构法人注册地实际使用的办学场所总建筑面积不少于200平方米,其依法设立的教学点实际使用的办学场所面积不少于150平方米。其中,教学用房建筑面积不少于办学场所总建筑面积的2/3,且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教学用房建筑面积不少于3平方米。”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上海市的规定显然有一定的参考作用。那么,作为西北内地城市的西安何不效仿上海市的做法,由市教育局等相关市级行政主管部门主导统一制定关于西安市民办培训机构的设置标准及管理办法。从而加强对各区县教育局和民办教育机构的统一管理和指导,避免各区县之间政策打架现象。

另外,关于对“场地面积要求”的规定,西安各区县是否有些偏高,门槛偏高有利于提高西安整体民办培训机构的办学规模和档次,但对培训机构的治理难度自然加大,这样就有大量培训机构因为面积不达标而面临整改和关停。根据培训机构的所从事的培训项目内容及规模制定出阶梯性的灵活的场地面积要求值得主管部门考虑。

2、积极引导和推动成立校外培训机构行业协会,加强与行业协会的沟通,重视并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作用。

有关部门应积极引导或推动成立校外培训机构行业协会,通过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作用从而达到推动行业规范发展的目的。成立行业协会,就有了一个与教育主管部门沟通和对话的平台,上级主管部门制定的政策能得到很好的解读与落实,培训机构的民意又能得到很好的传达和反馈,官民有了良好的互动,就能降低行政执法的难度,既能确保监督与管理机制的制定更加科学性、合理性和人性化,又能保证监管制度的落地性和及时性、长效性。

举例来说吧,聚智堂跑路事件,行业内的人在他们一推出宣传政策时就知道早晚会出事,但教育主管部门未必能发现,等事情出来了政府部门才出来善后,结果家长的利益已经受到损害,也让整个教培行业的形象受损。如果能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作用,行业内机构相互监督和牵制,有一个畅通的和教育主管部门沟通的通道,类似事件的发生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培训行业也才能得到健康稳定的发展。具体可参照酒店行业、旅游行业协会组织的做法。

西安作为教育之都,其民办高等教育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真心期望西安的校外民办培训行业也能够蓬勃健康的发展,走在中国的前沿!


作者| 小明爸爸,现为教培行业从业者

编辑| 小鸢

继续阅读
weinxin
咨询微信
学习问题,扫一扫我
报名
2020西安民办学校收费标准名单 教育信息

2020西安民办学校收费标准名单

西安市民办中小学收费分类标准 按照相关规定,学费将实行政府指导价下的分类(一、二、三类)收费管理,各民办中小学按各自学校的收费类别,在不超过该收费类别最高标准的前提下,根据办学成本合理确定学费标准。 ...
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 教育信息

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

第一条 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保障和规范学校、教师依法履行教育教学和管理职责,保护学生合法权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根据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